[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韓忠朝:30年黏上了干細胞
2015-01-25 23:44:56   來源:中國科學報   

■本報記者趙廣立

干細胞技術產業化是韓忠朝最后一項事業,這位2014年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得主,最希望的是中國能有在國際上有一席之地的干細胞高科技企業。“現在就想怎么樣架一座橋,把自己的、別人的一些好的科研成果,轉化成科技產品、社會效益”。

1月9日,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教授、國家干細胞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韓忠朝與軍事醫學科學院聯合完成的“成體干細胞救治放射損傷新技術的建立與應用”項目(專用項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為該領域首個獲此殊榮項目。

韓忠朝在接受《中國科學報》記者專訪時說,這一新技術的應用有望將放射損傷患者的救治率從50%提高到90%。

這是韓忠朝第三次獲得國家級科技獎項。早在2002年,他主持的“巨核細胞和血小板的生理病理學特征及其生長調節”項目榮獲2001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一等獎空缺)。2009年,由他帶領的“血液干細胞及其應用研究”項目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時間靠后的這兩項科技獎項,都源自于他們科技成果的產業及臨床轉化。

“順藤摸瓜”結緣干細胞

從1984年至今,韓忠朝已經與干細胞打了三十余年的交道。自從那時起,他就覺得“干細胞大有可為”。

韓忠朝出生在行醫世家,自幼對醫學充滿興趣,下鄉插隊時還當過赤腳醫生。當他考上福建醫學院的研究生時,報考的專業是內科血液學。

那個年代,白血病、再障性貧血還沒有好的治療辦法。造血干細胞在臨床上使用盡管技術還有待完善,但人們基本上證明了造血干細胞移植能夠治療白血病、再障等血液病。

“我們研究的內容,就是為什么造血干細胞移植能夠治好這些重癥血液病。”韓忠朝說,干細胞能培養產生很多不同類型的細胞,如造血干細胞能夠培養成白細胞、紅細胞、血小板,“這很有意思”。

在研究血液病機制的時候,韓忠朝最早接觸的是血小板:病人血液中血小板為什么少了?因為它的前體細胞——巨核細胞少了;那么巨核細胞從哪里來?原來是造血干細胞分化的,由造血干細胞分化而來的巨核細胞如果數量少了或成熟障礙,血小板就會減少。

韓忠朝就想,如能促進造血干細胞向巨核細胞分化,產生更多血小板,不就能治療因血小板減少引起的出血性疾病嗎?

順著這根“藤”,韓忠朝摸到了一生結緣的干細胞這顆“瓜”。

“當時就是這樣,從血小板追溯到巨核細胞,從巨核細胞追溯到造血干細胞,再從造血干細胞追溯到多能干細胞、全能干細胞。”韓忠朝說,那時候“兩耳不聞窗外事”,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科研世界里。

隨著認識的深入,韓忠朝在干細胞領域取得的突破也登堂入室。他的團隊發現血液干細胞也能向血管細胞分化,形成新生血管。他們在世界上首次在臨床上規范地使用血液干細胞治療下肢缺血性疾病,取得非常好的效果。相關文章一經發表,國內外同行普遍重復和引用這項技術。正是這項成果獲得了2009年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

這期間,人們從骨髓中認識到一種新的干細胞——間充質干細胞,后來發現人體許多組織都有這種干細胞。“如何充分利用這些干細胞”“去哪兒找到這種干細胞的穩定來源”引起了韓忠朝的思考:“能不能找到一個不傷及供者的來源呢?”

“人們早就發現臍帶血里面有造血干細胞,臍帶胎盤組織有沒有?”韓忠朝團隊研究發現“不但有,而且種類、數量都很多,活性更好”。考慮到“廢物利用”潛力很大,他們就建庫,提前提取、存儲。

韓忠朝帶領團隊率先建立了全世界第一個臍帶間充質干細胞庫。2004年開始建,2006年就建成了。現在,國際上到處都在建臍帶間充質干細胞庫。

同時,韓忠朝團隊通過與醫科院血液病醫院,307、304等醫院合作,嘗試用臍帶來源的間充質干細胞治療疾病。“現在全世界已經證明間充質干細胞可用于近200種疾病的治療,報道效果也不錯。”

由于韓忠朝等人在臍帶、胎盤干細胞領域開拓性的工作,中國一舉確立了該領域在世界上的領先地位。韓忠朝本人也獲得了國際上的高度認可,先后成為法國國家醫學科學院、法國國家技術科學院兩院院士。

身份的轉變

熟悉韓忠朝的人都知道,韓忠朝曾任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學研究所所長。不過在韓忠朝眾多頭銜、身份中,“國家干細胞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和“細胞產品國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跟隨他至今,而“所長”這個頭銜可能是韓忠朝最不“珍惜”的。

這要從他的回國說起。

1996年,韓忠朝還在法國,被巴黎第七大學聘為教授及博士生導師。有一次他回國開會,時任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的巴德年院士建議他去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學研究所血液病醫院“接班”。

早就有回國打算的韓忠朝一口答應。但血液所所長需要衛生部任命,巴德年院長的推薦最終獲得時任衛生部長陳敏章德支持,特事特辦,讓韓忠朝順利應聘。

韓忠朝一做就是兩屆。到第三屆“堅決辭掉不做了”。韓忠朝說,行政工作太多,牽涉很多精力,“很多專業工作想做做不了”。

“那時候我們已經成立了國家干細胞工程研究中心,辭掉所長職務后我就專門做這個中心的主任,直到現在。”韓忠朝告訴記者。

這就是韓忠朝“想做做不了”的事情:醫療科技成果的臨床轉化和產業化。

韓忠朝認為研究是將錢變成論文,也就是知識,而開發或創新是將知識轉變為生產力。“真正有用的成果,尤其是我們是搞醫學研究的,如果不把它轉化成對人類健康有實質性幫助的技術產品,不轉化成對社會經濟發展有用的生產力,怎么體現它的價值?”韓忠朝反問道。

“在實驗室辛苦一輩子,如果最終取得的成果只是幾篇論文和獎狀而被束之高閣,回想起來那是什么滋味?而假如把這些知識為人所用,別人能夠通過你的成果得到效益,病痛得到緩解,危重得到救治,那就是另一種感受了。”韓忠朝對記者說,“基本上我的前十五年是以基礎研究、積累知識為主,后十五年就在走產業創新的路。”

“有些基礎研究,短期內不一定產生價值。但是我們的研究成果能看得到——只要積極轉化,馬上就能見到效果。”韓忠朝補充道。

產業化路上遇“風雨”

然而,韓忠朝起初恐怕并沒有料想到,產業化這條路并不好走。

他更忙碌了。記者此前對他的采訪,有幾次他都是在趕高鐵和趕飛機的路上。韓忠朝不斷要出國開會,經常是到了哪個國家,開完會就回來,“都沒時間看看那個國家什么樣子”。

質疑聲多了。做產業化,韓忠朝不得不忍受業界同行和學者的微詞:“不好好搞研究,瞎搞什么?”更有不懷好意的揣測,“這人想撈錢吧?”

人也更累了。據他身邊的人說,韓忠朝精力過人,不知疲倦,從國外回來不用倒時差,一下飛機就能工作。記者在交談中了解到,今年62歲的他每天工作十三四個小時,只有五六個小時的睡眠。而他自言“這些年老得快了”。

最難的還不是這些。韓忠朝坦言,因為創新創業要面向真正的社會,涉及太多的問題,人、資金、政策、資源、國家法規、同業競爭……而且醫療科技關乎生命,萬一出點問題,就很麻煩。

“沒有這個經歷的,體會不到里面的辛酸苦辣。”韓忠朝說。

2001年,韓忠朝的身份還是血液所所長,國家發改委(原國家計委)批了一個干細胞產品產業化示范基地的項目,要企業化。“我是負責人,但我要去做,就面臨著兩難境地:我是所長,搞這個會不會影響正常職務?第二,又是科研人員又是行政領導,怎么處理好這兩者的關系?”

項目后來成立了“協和干細胞基因工程有限公司”。普通科研人員,完全可以享受技術應有的股份和成果。但為了做好這個事情,韓忠朝放棄了自己的利益,把專利捐給所里。如今,研究所從這個項目先后獲得近2億元的經濟效益。但即使這樣,韓忠朝個人還是招致了許多誤解。

最后一項事業

如今,成敗得失,于韓忠朝而言已不那么重要了,“失敗也好,成功也好,都給別人一些經驗和啟示。如果有教訓,也讓人知道這條路是要交學費的”。

“既然決定了要走這條艱難的道路,花的心血再多也不后悔。我們的目標,希望科研成果能真正促進社會經濟的發展和人民健康的提高。”韓忠朝說,“實際上這是一種使命感。”

他并不在乎外界怎么定位他,“說我是科學家也好,經營者也好,我已經過了追求利益、權力的年紀,現在就想怎么樣架一座橋,把自己的、別人的一些好的科研成果,轉化成科技產品、社會效益”。

干細胞技術產業化是韓忠朝最后一項事業,他希望中國能有在國際上有一席之地的干細胞高科技企業。

“當然還有很多路要走,走得快慢,除了我們自身的努力,還取決于產業環境——一個公平公正、分配制度合理、尊重知識產權、積極向上的環境。”韓忠朝說。

《中國科學報》(2015-01-23第5版人物)

相關熱詞搜索:韓忠朝 干細胞

上一篇:廣州今年再投1億元推進健康醫療協同創新
下一篇:上海東方醫院:干細胞產業項目獲投2.55億元

分享到: 收藏